首页资讯国内国际社会娱乐明星综艺电影体育足球篮球综合科技通信手机移动财经宏观理财教育历史

孙宇晨:创业路上的坑与友

2015-12-13 19:27:00    来源:    编辑:

  对我来说,重建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本身对我来说很重要。最早期我觉得接触投资人,包括我们现在我投资人有将近10个人,投资的机构有将近6家。我觉得这些人成为了我未来5-10年最重要的朋友。

  以我自己作为例子,我觉得,现在的确是一个创业的比较好的时代。我自己2014年初刚回国的时候,当时以90后的身份在中国拿到风险投资还是比较困难的,因为绝大多数的投资人当时觉得90后不是特别的靠谱。比如说我回国的时候才24岁,绝大多数的90后还没有工作过,缺乏一些在公司管理上的经验。

  后来,我跟天一(伏牛堂创始人张天一)都是李丰(峰瑞资本创始人)所赐,我们拿到这笔钱创立自己的公司,到现在已经快两年时间了。不敢说自己的创业成绩很出色,至少撑到现在了,否则不可能站在这儿。我觉得一部分90后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如果这个时代给他们一定机会让他们成长,他们的确可以做出至少比风险投资给我的预估更好的成绩。如果这个事情不是在今天发生,而是说5年前创业,或者头几年,可能就没有这样的钱。而且以我自己的经济状况,方方面面不足以支撑自己做这样的事。现在的确是创业比较好的时代,给了我年轻人机会做自己的事情。

  我觉得无论是融资还是独立IPO,资本上无论是什么样层面的动作,其实本质都是一个企业的求生存,对于创始人来说,由于创业特别苦,我觉得即便现阶段的创始人里面,有90%的创始人,并没有把创业当成一辈子的事干。现在非常成功的创业者,像马云连续创业十几年的创业者,不仅不觉得难受,反而乐在其中,本身是一种很难得的品质,也可能是怪僻,很多人都不具备这个东西。

  刚才我们举了一些公司和公司合并的例子,我跟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聊过,他说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资本层面要求这些公司合并的。他觉得不是,因为好几个case,阿里巴巴也在里面,的确是因为被合并的创始人坚持不住了,或者觉得太苦了。他不想把这个事继续干下去的时候,两个竞争对手就会合并。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我觉得我是一个始终把创业当成自己的唯一归宿的人。比如说我的公司卖掉了,或者合并,或者独立IPO,下一件事还是创业。我想清楚以后,觉得自己除了创业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其他所有东西的手段,对我来说就是我实现把事做成的手段而已,什么手段都可以,但是我一直会做这个事。即便创业很辛苦,而且会承受很多常人不能承受的压力,但是我会一直追求它,这就像我的宿命一样。我今年25,比如说我45的时候,我未必在我现在做的行业做,未必做现在的公司,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我肯定还在创业。

  创业道路崎岖蜿蜒。我先讲一个我觉得创业最大的坑,我觉得最大的坑是没有办法坚持创业这件事本身。这个坚持跟员工没有关系,即便所有员工都不看好的事,只要创始人坚持还是能干下去的。我觉得这个事就是创始人内心的问题,他能不能自己一如既往的坚持去做这个事,即便可能外界不看好,即便可能遇到很多问题。创始人自己内心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他可以动用其他的资源去解决这个事情。如果主心骨没有了,其他都白谈。

  我是碰到这个情况了。因为当时我毕业以后就创业了,中间有一个非常短的工作时期,直接面临外界的压力,无论是公司业务上、管理上、媒体关系、投资人关系等等,一堆事让我管的时候,当时压力特别大,精神压力也特别大。有一段时间几乎不想创业了。我想解决这个问题,机缘巧合我进了马云的湖畔大学。当时我就这个问题问过马云,我把自己痛苦的状态跟他说。他当时跟我讲,你现在做的是还不到1亿美金的公司,当你做到10亿美金的时候,你的痛苦乘10,做到100亿的时候,会乘100,做到我这样的公司的时候会乘1000、2000、5000。中国最顶尖的创业者也会承担最顶尖的压力。这个事情不是说今天公司做的很小很苦逼,公司上市就没有压力了,精神就解脱了,其实不是这样的。越做到后来,你的压力和方方面面的东西越沉重。后来我觉得创始人本身,他不应该逃脱(压力)这个责任,应该永远和它生活在一起,要把它变成和你的朋友一样,永远和痛苦生活在一起,不要试图减轻它,要适应习惯它,承认它会随着你把公司做的越来越大会越来越沉重。现在我想通了,我感觉我此后的创业产生再大的压力不足以让我放弃创业本身了,我已经明白创业这件事,这可能是我觉得这是我创业一年半来最大的,我自己解决的问题。

  我再说一个小的问题。我觉得在管理员工的时候,像我这样的创始人特别喜欢忽悠员工,或者给员工灌输自己的愿景,但是我发现员工中有50%的人受到创始人的感染愿意和创始人一起拼,但是还有50%的人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他和你不是抱着一样目的的。后来我觉得创始人不能完全靠打鸡血。公司需要他肯定是有原因的,创始人还需要有一定的能力,(但是我做不到,由我公司其他的高管做。)他要读懂员工的内心,他参与这个事究竟是为了什么,把他为了的东西给他,这样的话,我觉得会解决整个公私两种精神状态的问题。

  我是90年出生,也很年轻,投资人是我交到的第一批朋友,比我父亲年龄还稍小一点,非常重要的是,我觉得是一辈子的朋友。我绝大多数的朋友都是90年的,比我大一点或小一点。但是我绝大多数的朋友,在我创业以后,某种程度上就不是我的朋友了。不是说我不和他们做朋友了,而是我们人生阶段和讨论话题开始出现脱离了。我进入创投圈子,想交流的事情和交流的东西都是围绕这个的。之前的朋友圈对我失效了。

  对我来说,重建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本身对我来说很重要。最早期我觉得接触投资人,包括我们现在我投资人有将近10个人,投资的机构有将近6家。我觉得这些人成为了我未来5-10年最重要的朋友。创业本身,像刚才王强老师和盛希泰老师讲的都是非常长的过程,5-10年要坐冷板凳的过程,漫长的过程中,最优秀的投资人,很懂得成长的过程,他不用很多太短期的指标逼创业者,可能跟创业者谈一些商业逻辑和更根本的东西。我觉得创业者本身是需要成长的。像我们这么年轻,本身需要成长的过程。我的成长过程中,本身会有高回报,一开始估值比较低,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也是互相成长,这是我比较看重的。除了IDG这样大的基金,我接触的有一些小的基金,小的基金给我的感觉,他可能是基金创始合伙人,我可以和他直接交流,我觉得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大的机构提供了信用的背书,小的基金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你的身上,甚至和合伙人成为朋友。不仅可以带来投资和企业上的帮助,更多的是人生上的帮助。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天津新闻快讯网手机版二维码
  • 天津新闻快讯网微信公众号
网站许可证号: 津ICP备0894282号|Copyright 天津新闻快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